省委书记要求"举全省之力"抗疫 副省长前往绥芬河


据报道,斯科沃尔佐娃7日接受俄罗斯“24频道”一档节目采访时提到上述观点,她表示这是由不少权威专家做出的一个预判。“迎来(疫情)高峰期以后,我们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这个状态,然后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斯科沃尔佐娃在节目中说。

黑河市人民政府口岸办公室此前决定,黑龙江江面冰层变薄,为保证旅客安全,

4月2日公布4例输入病例,均在3月29日乘坐SU1702-B航班由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于同日经绥芬河口岸入境,均为中国籍;

虽然辖区面积仅有460平方公里,总人口不到7万人,但该市是我国东北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节点城市,绥芬河公路和铁路口岸是我国沿边开放重点口岸和黑龙江省对俄经贸合作主通道。

作为黑龙江最大的陆路口岸,绥芬河口岸面临不小压力。4月5日,黑龙江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0例均为中国籍,从俄罗斯输入,占全国单日新增境外输入病例(38例)一半以上。这20例均由黑龙江绥芬河口岸入境,此前他们从俄罗斯莫斯科分别搭乘航班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

到4月6日,黑龙江省各地驰援该市的医务人员将集结完毕,总人数预计120余人

,“现在回去的这些人,大多是在莫斯科做贸易批发生意的,他们平时工作生活的环境都是人流量大且场所封闭,因此很可能是在莫斯科被感染的。”

作为我国对俄重要口岸、黑龙江省最大且唯一一个全天候持续开关运行的陆路口岸,绥芬河口岸身处严防境外疫情输入的最前沿。同时随着国家对国际航班的管控,绥芬河口岸人员进境压力骤然加大。以4月6日数据为例,20名输入病例全部是乘坐航班先从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后经客车至绥芬河公路口岸。在隔离期间,先后被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绥芬河口岸,图自谷歌地图

为严控输入,绥芬河市与俄罗斯政府展开合作。该市人民政府曾发布公告称,3日黑龙江省口岸办公室与俄罗斯联邦国家政府机构项目建设和使用管理局符拉迪沃斯托克分局举行紧急会晤。